疫中杂记

居家防疫一个半月之后,日子是越来越无聊了。自家的椅子和桌子高度配合得也不是很好,坐久了背部都觉得僵僵的,难受。强制居家办公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头发已经朝无业游民时期的长度发展了,前几天刚刚自己修了一下两边的长度。胡子则是从三月十几号开始就没见过剃须刀,现如今长成了还算说得过去的络腮胡。配合不短的头发,个人来说对这个新形象非常满意。

以下开始超长流水账。毕竟最近几个月一直疏于记录么不是。 继续阅读疫中杂记

行程泡汤记

一月十二号凌晨,我买了从慕尼黑出发,在米兰中转去台北,一周之后从台北飞北京的机票,以及三周之后从北京经华沙返回慕尼黑的另一张机票。

当时的打算是,一月底续好蓝卡,接着去台湾在慕尼黑的办事处办理一张入台证,三月中下旬正好能成行。台湾也不会太热,家里也不会多冷。 继续阅读行程泡汤记

日月

有些汉字的结构,其实没什么道理。“明”字便是一例。日月相逢时,轻则少掉一角阳光,重则白昼变黑夜,无论如何,都不会比太阳“单飞”的时候明朗。可大概古人并不知道那能吞没太阳的骇人巨影正是他们喜爱的白玉盘,按着月初月末时月牙和日轮同辉的美景造出这么一个其实不算达意的字来,我们也不好苛责。

亲眼见到月影蚀日,已是难得的幸事;若那日食还不止于偏食,就更是真真正正的三生有幸了。

21 号下午,看着 NASA 的美国日全食直播,想起了自己有关日食的经历。去移动磁盘里找到了那些模糊的照片,看着,记忆清晰起来。

这是一篇迟到了七年半的记录。 继续阅读日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