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密码记

上周三吃完午饭睡了一觉,醒来鬼使神差地去博客来买台版《最后的进化》的蓝光碟。觉得单买一张光碟还不够麻烦的,又挑了一本书。

结果付款的时候被 Visa 要在线支付密码,这我哪记得?长话短说,一番折腾之后,订单被取消了两次什么都没买成,重置了 Amazon.de 信用卡的在线支付密码,comdirect 则是在乱改在线支付密码时直接被封登不上网银了……等等,所以我的登录密码是本来那个还是最后改的那个啊? 继续阅读申请密码记

报酬就是获得了额外的练习机会啊~

正如上个月猜测的那样,一月十号之后是新一轮的封锁令。暂定持续到一月底,还进一步收紧了:允许会面的人数从两家总计五人降低到了两人,原则上也要避免前往离家超过十五公里的地方。一堆死脑筋的德国佬又在不满了,“这十五公里没办法实际检查,所以是笨到家的烂规定”云云。不满个屁哦,有规定大家就全体乖乖遵守的话应该早就不用封锁令了。跨年夜不让放烟花爆竹怎么也照样到处噼里啪啦的,连柏林的一家超市都给烧了?不过柏林嘛,不意外。 再不加码大家就要死光光了哦亲~二月估计还要继续封呢,开不开心? 继续阅读报酬就是获得了额外的练习机会啊~

官方三十岁

上一篇日志因为开了个头之后就不分昼夜地去看 Torchwood 而拖了好几天,虽然因为 Children of Earth 给我的精神冲击过大、不太可能再去找剧看(包括似乎评价不高的该剧第四季),但毕竟耽误写日志的因素太多,还是提前几天开工比较保险。

谁来抱抱我们的 Captain 啊呜呜呜呜呜 ・゜・(PД`q。)・゜・

……嗯,开篇就跑题了,很好。 继续阅读官方三十岁

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性

新闻上的德国每日确诊人数蒸蒸日上 屡创佳绩 欣欣向荣 与日俱增,我们的德语课也越来越可能改为网课甚至直接中止。十一月末时,我们得知从十二月一号开始,更严格的限制措施将会施行。我们课本的下册提前发了下来,以防万一。 继续阅读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性

Der Wal

明天又要起个大早蹬自行车了,略烦闷。两条腿还没完全歇过来呢。

德语课已经上了整整一周。周一到周五,九到十三点,颇有当年在歌德学院上 B1 直通班的架势。只不过目前来看家庭作业量和当年根本没有可比性——毕竟那时 450 学时学三级,现在 400 个学时专门用来学 B2。 继续阅读Der Wal

不知何时结束的假期

在上班时间写博客,算是明目张胆的摸鱼行为吧。

嘛,也没差就是了,反正只剩下五个小时,也没什么要紧事可做。下午回一趟办公室,假期就正式开始了:先是以前认真工作时攒下的四十多个小时的加班时间,之后是三十二天的年假,一直到八月底。 继续阅读不知何时结束的假期

再记最好的十年

上周四,一个懒得去管是什么的公众假期。准备收拾一下已经脏乱到不行了的房间。既然要打扫,最好从上往下收拾。这个已经被各种杂乱的书本、信封、线材,以及一顶帽子淹没了的书桌首当其冲。

“嗯……这几张工资单还是好好收起来比较好,”我拆开两个信封,这么想着。于是便开始了整理工资单的噩梦之旅。因为有段时间收到工资单之后都是随手丢,在慕尼黑也已经搬了好几个地方,结果文件夹里缺了去年和前年几个月的。

所以, 因为在给不同的文件分门别类而弄得更乱了的书桌被晾在一边,开始到处翻找以前的文件。最终成果差强人意:虽然 2018 年六七月份的下落不明,好歹其余月份的都一页不差地找齐了。 继续阅读再记最好的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