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因为知道我一直用他们完全不知道的日历算生日,几个朋友们已经问过我多次我的生日这次会是在哪天。我一直没告诉他们,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也懒得去查,另一方面是实在觉得过生日单纯只是麻烦而已。

然而却还是被两个朋友在官方生日的前一晚丝毫没有提前通知地敲开了门。送了我一张音乐会的门票,喝了点酒,聊了会天。 继续阅读31

受害者与加害者

在十月份的一篇没有设定为公开可见的日志里,我算是抱怨了一下越是我过得艰难的时候,家里人就越是频繁地、自以为善意地补刀。那时我写到,我不怨恨谁,因为我们都是时代和地域的受害者。

虽是真心实意的想法,但字里行间,就连那篇的 URL 都掩不住疲惫。 继续阅读受害者与加害者

于是投资市场里又多了一只什么都不懂的菜鸡

这场旷日持久的瘟疫去年初刚在中国冒头时,我在想,这肺炎早晚要蔓延到欧洲这边来的,到时候应该是买股票的好时机。然而疫情一波又一波地来了又去了,我还是一只股票都没买。

今年这栋住宅楼开始吵闹得要死地开始装修时,我在想,说不定能要求房东降房租。然而大半年过去了,我还是在按月交着年中甚至还涨了二十几块钱的正常房租。 继续阅读于是投资市场里又多了一只什么都不懂的菜鸡

回家的诱惑

一转眼的工夫,七月就终于要熬到头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时间感的叠加态,只愿下个月会改善一些。

大概率也的确会改善一些吧,毕竟刚入职的日子总是最难的。前半个月的压力真是好多年都没有那么大过,每天都一边害怕因为什么都不会被炒掉,一边又盼着干脆被炒掉算了。虽然现在也还是几乎什么都不会,但已经逐渐不再每天都濒临崩溃了。 继续阅读回家的诱惑

无穷无尽的寒冬

东亚的清明已经过了,欧洲的复活节也已经过了。前些日子明明都已经是暖洋洋的十足春日气息,大前天的复活节星期天带来的却又是气温在零度上下徘徊、从周一直到周五的风雪交加的鬼天气。

四月上旬都快过了你竟然还在天天下雪?! 并且还天天都有几阵不小的阵雪洒下来。

仿佛春天才刚要开始,就和这一年里数不清的事物一样,被取消掉了。 继续阅读无穷无尽的寒冬

有关德国疫苗的新闻是让人高血压的新闻

今天看到一篇新闻说有研究显示德国今年七月末之前会有足够的疫苗供所有有意愿的居民接种。

好哦,政府自己夸的海口还只是秋季之前呢,看来形势一片大好?

但怎么记得几天前才在 Tagesthemen 上看到全国接种率才百分之七点几?怎么这些日子也时不时地听新闻类的 podcasts 里说哪国哪国都能在家庭医生那里能在购物中心能在各种地方打上疫苗,我们却还得再等几个星期才能有机会在家庭医生那里打?怎么觉得形势一片大糟?

继续阅读有关德国疫苗的新闻是让人高血压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