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泡汤记

一月十二号凌晨,我买了从慕尼黑出发,在米兰中转去台北,一周之后从台北飞北京的机票,以及三周之后从北京经华沙返回慕尼黑的另一张机票。

当时的打算是,一月底续好蓝卡,接着去台湾在慕尼黑的办事处办理一张入台证,三月中下旬正好能成行。台湾也不会太热,家里也不会多冷。 继续阅读行程泡汤记

玻璃柜

Eurovision!和几个同事早早决定周六一起去找一家 gay bar 看决赛。

结果最后只是随便进了一家看起来会转播决赛的酒吧。结果一直到参赛歌曲都唱完了、大伙醉醺醺地开玩笑的时候才知道这的确是一家 gay bar……我一脸蒙逼地说我怎么一点都没意识到,问大伙是怎么看出来的;大伙笑,说不是明显得很么。 继续阅读玻璃柜

保险

今天明明在家里哪都没去,结果还是诸事不顺。终于熬到做晚饭,眼看菜都炒好了的时候才猛然想起来面包已经吃光了,应该再煮点米面之类的东西当主食来着。菜都炒好了再煮饭显然已经太迟了,只好悻悻地在橱子里找还有没有什么能充当一下主食的东西。嗯,还有一条饼干。

这时我朝外边无意瞥了一眼,外边蓝色的灯光闪烁,简直像是灯光秀。欸,怎么这么多消防车?在窗户正对着的这条街上排了一溜,去阳台上伸头一瞅,一直到了这栋楼的另一面,粗略数了一下,有七八辆。

谁家失火了?没看到有火光啊;这栋楼失火了?水电暖都还正常啊。 继续阅读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