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口味的原教旨主义

我打小就不热衷于吃葡萄。

好吃是很好吃,哪怕是生长在奶奶自己院子里的葡萄藤,结出来的一颗颗饱满多汁的果子里依旧有种似乎来自异域的果香。只是葡萄皮虽薄,但和果肉的质地相差太大,不剥皮吃的话就如同带壳吃鹌鹑蛋,别扭;只好麻里麻烦地吃一个剥一个,汁水弄得手上黏糊糊。葡萄籽也像西瓜籽一样,味道不好嚼不下去,囫囵着又不好下咽,吐起来还着实费事。里里外外净是麻烦,也就常常不想吃了——毕竟山东的地界上,夏末秋初的水果选择实在多。 继续阅读葡萄口味的原教旨主义

Twisted, Nasty Times

昨天在本科时期就买来的那块移动硬盘里翻出了画质颇有时代风格的盗版《断背山》,又看了一遍。

先抱怨一下怎么德国区 Amazon Prime Video 里但凡是 2010 年代之前的内容就必然只有德语配音版本……虽然 Google Play 情况更糟,虽然德语配音似乎也不比那堆美国西部口音难懂太多。

时隔多年重温这个几乎所有人物都口齿不清的 故事,不免留意到了以前似乎没有注意到的两点。 继续阅读Twisted, Nasty Times

阿达,我想再找你谈谈

已经有好多年、好多年没有跟你好好聊聊天了呢。

之所以又来找你说话,是因为今晚情侣组突然跟我们说,他们秋天就要迎来一个小宝宝了。而与此同时,他们又对小姑娘已经有了男友、今年末到明年初的时间就要移民美国这些大事件一概不知。在为情侣组的人生新篇章感到开心、祝福他们之余,我打从心底里害怕了。一时间又不知除了你还能去跟谁说。 继续阅读阿达,我想再找你谈谈

不知何时结束的假期

在上班时间写博客,算是明目张胆的摸鱼行为吧。

嘛,也没差就是了,反正只剩下五个小时,也没什么要紧事可做。下午回一趟办公室,假期就正式开始了:先是以前认真工作时攒下的四十多个小时的加班时间,之后是三十二天的年假,一直到八月底。 继续阅读不知何时结束的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