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罗斯托克—维斯马—什未林—汉堡

这个月六月初有个周一是公共假期,再额外休上四天的年假,就有了一整个星期的假期。周一清晨出发,周五晚上回来,用五天的时间在德国北部从西往东走了这么一趟。

假期开始前不到两周的时候才决定去柏林看看那个人一家,又觉得既然要往那边跑这么远,就不如干脆多走几个地方,这才开始正儿八经地安排行程。倒是旅馆都很顺利地订到了,虽然肯定不如再提前就安排来得划算,但怎么想也都觉得不贵。本来还想着只用九欧票旅行来着,但后来查了一下发现长途旅行靠德铁这感人的准点率实在是悬,慕尼黑到柏林以及汉堡到慕尼黑的票还是乖乖去订直达的 ICE 好了。

出门时总觉得似乎落了点什么,在去火车站的电车上才突然意识到原来不是没有来由的瞎担心,平时出门前就会顺手套上的手机壳这回一分心就忘掉了……当时就在想,这手机滑溜得跟泥鳅似的,恐怕不会囫囵着回来了。 继续阅读柏林—罗斯托克—维斯马—什未林—汉堡

已经拖太久的 2021 总结

都说债多不压身,反正另一篇准备十二月底写完的也才终于完工没几天,就不如也先存着草稿,看什么时候这篇写完一块发出去好了,也算是能多个推动力。(会有吗?)

九月和十一月两个月都开了天窗,连非公开可见的日志都没有。从 2009 年开始写博客,2010 年开始在这里写,十几年了,一年之内有两个月什么都没记录下来的情况还是第一次。也算是从另一个方面反映出我的下半年过得并不如意吧。 继续阅读已经拖太久的 2021 总结

31

因为知道我一直用他们完全不知道的日历算生日,几个朋友们已经问过我多次我的生日这次会是在哪天。我一直没告诉他们,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也懒得去查,另一方面是实在觉得过生日单纯只是麻烦而已。

然而却还是被两个朋友在官方生日的前一晚丝毫没有提前通知地敲开了门。送了我一张音乐会的门票,喝了点酒,聊了会天。 继续阅读31

受害者与加害者

在十月份的一篇没有设定为公开可见的日志里,我算是抱怨了一下越是我过得艰难的时候,家里人就越是频繁地、自以为善意地补刀。那时我写到,我不怨恨谁,因为我们都是时代和地域的受害者。

虽是真心实意的想法,但字里行间,就连那篇的 URL 都掩不住疲惫。 继续阅读受害者与加害者

于是投资市场里又多了一只什么都不懂的菜鸡

这场旷日持久的瘟疫去年初刚在中国冒头时,我在想,这肺炎早晚要蔓延到欧洲这边来的,到时候应该是买股票的好时机。然而疫情一波又一波地来了又去了,我还是一只股票都没买。

今年这栋住宅楼开始吵闹得要死地开始装修时,我在想,说不定能要求房东降房租。然而大半年过去了,我还是在按月交着年中甚至还涨了二十几块钱的正常房租。 继续阅读于是投资市场里又多了一只什么都不懂的菜鸡

硅基人的职业规划

月初时和朋友们说起回萨尔的念头,P 说但我们这行的就业机会都集中在慕尼黑和柏林,你往萨尔搬也说不定过不了几年就得再搬回来了,何必找那个麻烦。我说但在慕尼黑待着一辈子也买不起自己的住处啊,他说但周边城镇的房价也没有多高,他从兰茨胡特坐火车通勤单程也就一个小时而已也不算太糟。想想也是呢。

最近这家伙有意无意地帮了我很多呢。结婚吧。

如此一来,却也使我虽然才开始工作了一个月出头,却已经开始在考虑下一份工作了——既然不会往那搬,以我的能力做这份工作也不算轻松,那么久留也没有什么意义。 继续阅读硅基人的职业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