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与加害者

在十月份的一篇没有设定为公开可见的日志里,我算是抱怨了一下越是我过得艰难的时候,家里人就越是频繁地、自以为善意地补刀。那时我写到,我不怨恨谁,因为我们都是时代和地域的受害者。

虽是真心实意的想法,但字里行间,就连那篇的 URL 都掩不住疲惫。 继续阅读受害者与加害者

有关德国疫苗的新闻是让人高血压的新闻

今天看到一篇新闻说有研究显示德国今年七月末之前会有足够的疫苗供所有有意愿的居民接种。

好哦,政府自己夸的海口还只是秋季之前呢,看来形势一片大好?

但怎么记得几天前才在 Tagesthemen 上看到全国接种率才百分之七点几?怎么这些日子也时不时地听新闻类的 podcasts 里说哪国哪国都能在家庭医生那里能在购物中心能在各种地方打上疫苗,我们却还得再等几个星期才能有机会在家庭医生那里打?怎么觉得形势一片大糟?

继续阅读有关德国疫苗的新闻是让人高血压的新闻

阿达,我想再找你谈谈

已经有好多年、好多年没有跟你好好聊聊天了呢。

之所以又来找你说话,是因为今晚情侣组突然跟我们说,他们秋天就要迎来一个小宝宝了。而与此同时,他们又对小姑娘已经有了男友、今年末到明年初的时间就要移民美国这些大事件一概不知。在为情侣组的人生新篇章感到开心、祝福他们之余,我打从心底里害怕了。一时间又不知除了你还能去跟谁说。 继续阅读阿达,我想再找你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