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改造记

起这么一个标题是因为一些蠢东西认为 mRNA 疫苗会改变被接种的人的基因……这次疫情爆发以来听到看到的各种天马行空匪夷所思莫名其妙百思不解的奇谈怪论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前些日子跟朋友吐槽说怎么只要学过高中生物就不可能相信的谣言还能流传这么广,他说你们的高中怎么什么都教,他不到一年前才平生第一次听到 mRNA 这个名字。我说天啦我以后养小孩的话还是把他送到中国接受基础教育好了,虽然又苦又累但至少长成个听信白痴谣言的笨蛋的几率会小一些。 继续阅读基因改造记

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性

新闻上的德国每日确诊人数蒸蒸日上 屡创佳绩 欣欣向荣 与日俱增,我们的德语课也越来越可能改为网课甚至直接中止。十一月末时,我们得知从十二月一号开始,更严格的限制措施将会施行。我们课本的下册提前发了下来,以防万一。 继续阅读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性

不知何时结束的假期

在上班时间写博客,算是明目张胆的摸鱼行为吧。

嘛,也没差就是了,反正只剩下五个小时,也没什么要紧事可做。下午回一趟办公室,假期就正式开始了:先是以前认真工作时攒下的四十多个小时的加班时间,之后是三十二天的年假,一直到八月底。 继续阅读不知何时结束的假期

献血再次未遂记

之所以说是再次,因为 2018 年夏天已经未遂过一次了……那时是傻乎乎跑到献血中心,结果被告知要预约,然后给撵了出来。当时气得不轻,你们这帮德国佬离了预约就要死是怎样,慕尼黑最好别遇到血荒,反正俺的血是不给放了!

然而正如标题所示,毕竟还是忍不住,今年三月中旬,算算献血的各项标准又都重新达到了之后,也不嫌麻烦,坐办公室的时候摸鱼去他们的网站上预约了。 继续阅读献血再次未遂记

疫中杂记

居家防疫一个半月之后,日子是越来越无聊了。自家的椅子和桌子高度配合得也不是很好,坐久了背部都觉得僵僵的,难受。强制居家办公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头发已经朝无业游民时期的长度发展了,前几天刚刚自己修了一下两边的长度。胡子则是从三月十几号开始就没见过剃须刀,现如今长成了还算说得过去的络腮胡。配合不短的头发,个人来说对这个新形象非常满意。

以下开始超长流水账。毕竟最近几个月一直疏于记录么不是。 继续阅读疫中杂记

再搬家

弄坏了 S 家的阳台玻璃门,这下老实下来开始乖乖写博客。

怎么他家的门都能被我弄坏了呢?因为星期天下午闲得慌,想到阳台上瞅瞅来着;为什么星期天下午在他家呢?因为这几天都在他家住着;为什么在他家住呢?因为旧公寓已经被别人接手了,新公寓的钥匙还没拿到…… 继续阅读再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