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记最好的十年

上周四,一个懒得去管是什么的公众假期。准备收拾一下已经脏乱到不行了的房间。既然要打扫,最好从上往下收拾。这个已经被各种杂乱的书本、信封、线材,以及一顶帽子淹没了的书桌首当其冲。

“嗯……这几张工资单还是好好收起来比较好,”我拆开两个信封,这么想着。于是便开始了整理工资单的噩梦之旅。因为有段时间收到工资单之后都是随手丢,在慕尼黑也已经搬了好几个地方,结果文件夹里缺了去年和前年几个月的。

所以, 因为在给不同的文件分门别类而弄得更乱了的书桌被晾在一边,开始到处翻找以前的文件。最终成果差强人意:虽然 2018 年六七月份的下落不明,好歹其余月份的都一页不差地找齐了。 继续阅读再记最好的十年

So unlike yesterday

我在还是小孩的时候,从大人们那里得到过不少正面或负面的评价,其中颇有代表性的一个,是“独”——虽然在我们的方言体系里,这个字更多被拿来指自私,但我不合群的个性的确也是从小就没有欠奉,甚至比现在更甚。我在 2017 年最大的长进,大概要算是摸清了我对这个字的承受能力到底如何。

还真是不会应付独处的情况呢。快撑不下去了啦。(干笑 继续阅读So unlike yesterday

曾经的色彩

水八口这几天做了好几个很漂亮的主题,可惜都是 Bitcron 的。话说好久没去看过的知名博主林木木也在用这个平台了,看来老朽跟不上时代了啊。

刚刚去扒链接过来贴,又发现这俩都用上 https 了……去熟悉的几家博客转了一圈,几乎都家家都已经上了s……老朽的确跟不上时代了。 #数字难民 _(:з」∠)_

扯远了,打住。是要说博客主题来着。

继续阅读曾经的色彩

萨尔布吕肯、柏林和巴塞尔,城市里的答案

那一位回柏林了,不会再回来。老大哥在巴塞尔的实习要持续到五月底。我依旧在萨尔布吕肯继续我已经耽搁太久了的论文工作。

如一本仓促结尾的书,这段故事暂时告一段落。 继续阅读萨尔布吕肯、柏林和巴塞尔,城市里的答案

年华

这是真真被感情填满的一年。确切一点,大都是被不怎么正面的感情。

先是用最无防备的姿态,狠狠踩爆了那颗从头错到尾的爱情地雷。

家父突然离世,则是在这一年被丢进我的生活中的炸弹里,最最重磅的一枚。 继续阅读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