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达,我想再找你谈谈

已经有好多年、好多年没有跟你好好聊聊天了呢。

之所以又来找你说话,是因为今晚情侣组突然跟我们说,他们秋天就要迎来一个小宝宝了。而与此同时,他们又对小姑娘已经有了男友、今年末到明年初的时间就要移民美国这些大事件一概不知。在为情侣组的人生新篇章感到开心、祝福他们之余,我打从心底里害怕了。一时间又不知除了你还能去跟谁说。 继续阅读阿达,我想再找你谈谈

动摇

我没有用尽全力去找工作,这是我无意也无法否认的。

时间越久,就越是觉得即便是尝试,也只是在原地转圈而已。写求职信着实算不上多难(因为大概也写不好吧,不然机会可能会多一些),但每发出去一份申请,就像是被蚊子叮一次:被蚊子咬,是消耗自己的血液换取瘙痒;发简历,是消耗希望换取失望。蚊子的叮咬可能除了痒痒的一个包,还会导致疟疾;投简历则可能带来一俩轮面试,以此用更多的希望增大那无可避免的失望的量级。 继续阅读动摇

往事的伤痕

【本篇有电影剧透】

看了《海边的曼彻斯特》。之前听预告片背景音乐里“I am coming home”唱得空远又明亮,感觉会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治愈系故事。在笔记本上看的时候,还在摆弄手机,分心程度几乎前所未有。结果不意外地漏掉了很多细节,一开始连叙事方式都没有完全搞明白。

继续阅读往事的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