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09

我想不出这篇日志除了日期以外还能怎么命名。

没记错的话,山东的高考,结束于今天的十一点半。

三年之后,人生中的两次高考都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像,并且不可能再有第三次了。题目基本忘干净了,分数也只记得几个比较悲惨的,忘不掉的倒是考试那几天生活中的一些场景,以及它们之后的暑假里的欢喜和忧愁。

零八年的那次高考让我抛弃了一切,整个生活彻底改头换面。曾经尝试说服自己要习惯于人生的变化,但是心里终究放不下自己始终坚持的东西。在平静美好的欢乐下,一个念头始终撕咬着我。于是抛弃了刚刚熟悉和适应的这座城市,割断了和身边的人建立起来的诚挚的友情,在零九年的那个夏天,重新坐到考场上,试图找回自己的人生。

之后就有了今天。

继续阅读20110609

爬山虎的公告

各位看官,我已经做出了一个并不艰难的决定。

不是啦,我一点都没有停止写博客的意思,相反我要犯的话痨正如滔滔江水准备淹没这个卑微的星球(误超大)。

我只是想,反正主机和域名都快到期了,就不如在去小张那里参加五月促销活动的时候把域名也顺便换成.de的算了。既然域名要换,站名也最好调整一下为是。

初步已经想好了要换的域名和站名,并且给自己设计出了一款很漂亮的主题。但是很不幸丝毫没有把理想转化成现实的能力,正式做出来还算是遥遥无期,所以就准备到时就先用着清爽的TwentyTen或者先延续着现在的这款。

娜娜姐说域名用久了会有感情的。没错,虽然这个域名是我当初的选择队列中很靠后的一个,但是毕竟用了这么长时间了,也觉得其实还不错。但是既然想尝试一下改变,那就挥挥手告别吧。

初步定在周三(五月二十五号)去买下域名(什么挑好了竟然还不赶紧买下来?!),但是由于对网站迁移没有任何经验,所以说真正完全搬过去可能还要花上几天。

所以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告诉大家,如果在近期的某天发现访问ivies.im的时候跳转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网站,请放心,不是被黑了什么的,欢迎来到Google不爱我的新家。

感谢各位看官一直以来对我这个流水账集散地的捧场,咱们几天之后新地方见~

20110101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in short, the period was so far like the present period, that some of its noisiest authorities insisted on its being received, for good or for evil, in the superlative degree of comparison only.

– Charles Dickens, A Tale of Two Cities

不管怎样,新的一年还是来了,崭新的画布已经铺展开来。希望各位在新的一年里,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嗨皮元旦!

20101224,网上的一年

Google又换上了它的圣诞节doodle。去年的贺卡系列感觉还没过去几天的样子。刚刚又去了doodle画廊看了一下,时间飞逝的感觉越发的明显。从紫色的新年doodle开始,牛顿诞辰纪念(掉苹果的那个)、四大发明(Google退出传闻闹得沸沸扬扬时)、冬奥会系列、虎年(当时我在老家用手机上网专门围观的)、3.14日(g.cn上的最后一个doodle)、愚人节的Topeka、藏着四个星系的哈勃望远镜doodle、Pac-man(玩了一下午,囧)、把雪景系列在北半球挂了一段时间的夏至日系列、能拨来拨去的巴克球、美帝专供的两枚Instant动态doodle、万圣节连环画、点击doodle即被该页无法打开的李小龙诞辰……这个搜索引擎首页上的故事记得比课本上的重点要点还要清晰。就在这三天两头冒出来的小惊喜中,2010只剩下一个星期了。 继续阅读20101224,网上的一年

十二月工作展望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

伴随着帝都恶劣的灰蒙蒙的雾茫茫的湿冷的非人间的坏天气,公元2010年的最后一个月——十二月,或者叫December,正式到来了。外面的天气让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会是今年最为困难的一个月。

在刚刚过去的十一月里,在世界局势风云变幻、国内外新闻纷繁复杂、全宇宙淫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巨大压力下,我们实现了各门课程进度高速增长,作业数量稳步上升,气温降低继续深化,使得最广大淫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显著的改观。 继续阅读十二月工作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