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以后会怎样?

结果昨天被告知,上周三的那场面试过了。有工作合同签了。所以上星期是在面试成功之后情绪小崩溃的,哈哈。

只不过,至少前面半年的工资会比上一份工作的低算是可观的一截;起点低了,后边再要使劲加薪也不容易。但这是小事。更让人在意的是,这份工作主要用 Java,我虽然也用过,但基本只停留在“哎呀这个破语言真是又丑又麻烦我情愿去死也不要用这鬼东西呢!”的水平上;并且从两轮面试都是用德语来看,日常办公也不会是说别的语言了。

面试时,我跟他们说,至少在试用期的前几个月里,我希望能全时远程办公;如果双方都感觉还不错,要往办公地点搬,我也想优先考虑搬去纽伦堡——他们自己说在那里也有办公室的,不能赖我故意刁难吧。

是呀,萨尔虽然着实也不错,但目前来看,却不是很想回去。

不过说起来,我和这家公司,着实能称为有缘分呢。我还在念硕士时,它还是萨尔布吕肯的一家不大的初创公司。和我同级的一个德国女孩在那找到了工作,我在求职时经她推荐,得到了一轮面试的机会。虽是首轮面试,但直接被邀请去了他们的办公室。毫无意外地没有进入下一轮,不过也算是一次愉快的经历。来慕尼黑之后,这家小小的公司也就被我淡忘了。直到四月底,忘了去年末还是今年初联系过我的一个中介又联系上我了,说她有个萨尔州的客户的项目应该蛮适合我。记下名字时就有点犯嘀咕,怎么听起来耳熟?搜了一下,果然,几年过去,除了名字变长了一截,连网站外观都没怎么大变化。而名字之所以变了,是因为前几年被收购,如今在前面冠上了集团的名字。办公室也从本就不大的州首府搬到了不近不远的一个小镇,怪不得中介没说是萨尔布吕肯的公司呢。

当时虽然觉得光是主用 Java 一项就让我提不起兴趣来,但当时也答应了面试看看,想着面试机会多一些总是有利于练习的嘛。

偏偏就是这种一开始就根本不抱希望的,最后反而给了合同。上一份工作也是,这个也是。

就连一开始不直接和给干活的公司签合同都是一样一样的,就连我没头没脑地给自己出了跳楼大甩卖的低价也是一样一样的。主要的不同,大概只在于这次光是合同草稿就是满满当当的九页德文,从 §1 一路堆到 §25,让我几乎第一次深刻体会到了德语键盘的 Shift-3 组合键会打出 § 的合理性。连我当年那份结果一点也不长期的长期工作合同也都远远没那么详细,我的个乖乖。

顺便,这家中介公司当年在我来慕尼黑之前也联系过我几次。当时当然是另外一个中介,也是最终没能找到什么项目给我。颇有种当年几样无果的事,如今租了个团回来讲完整个故事的感觉。

所以,跟着三星做的这两年多,也不是毫无意义的吧。同样的公司,不同的结果,应该就是一例佐证。

至于这次为什么又把自己贱卖了,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大概就是当时没做好功课吧。现在再想讲价还价已经晚了,想要高起薪大概就只能拒签这一份合同,另找别家。但我又偏偏懒死,不想再继续找下去了。

总之,先停领失业金再说。

然后呢?

试用期六个月呢,能不能顺利做完现在还难说。居家办公,只会让所有任务变得更加困难吧。即便如此,也还是忍不住要去想,这份工作可能会对我以后的生活带来的影响。

简单看了一下,纽伦堡的房价无论是租还是买,价格都比慕尼黑低上可观的一截。也去过纽伦堡,还在这里记录过那次被冻得吱吱叫的圣诞市集之行,无论是自己的回忆还是这里的文字记录都让我感觉我如果住在那里的话会很喜欢那座城市。但在如今这个当口上,还是很难想象搬到那里去的生活。

假如,我是说假如,能在这家公司做个几年的话,我的德语能力应该至少会大有改善?开始上 B2 德语课的时候,可是压根没敢去想不久之后就会一头扎进一个说德语的办公室这种事呢。

只要不搞砸,心心念念的永居也终于不远了。工作重回正轨之后,也该再考虑考虑个人生活上的变动了。还想拿驾照。还想有自己的房子。又是一堆没头绪的事。

怎么还有这么多需要自己一样一样解决的破事啊。光想想都累。

不过在慕尼黑的这短短几年里,纵然有过挫折和不顺,不也照样把生活基本打理成当初向往的样子了么。

不知未来路在何方的时候,闭着眼瞎走就是了。走久就会习惯了。并且就总体结果来说,其实往往也不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