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罗斯托克—维斯马—什未林—汉堡

这个月六月初有个周一是公共假期,再额外休上四天的年假,就有了一整个星期的假期。周一清晨出发,周五晚上回来,用五天的时间在德国北部从西往东走了这么一趟。

假期开始前不到两周的时候才决定去柏林看看那个人一家,又觉得既然要往那边跑这么远,就不如干脆多走几个地方,这才开始正儿八经地安排行程。倒是旅馆都很顺利地订到了,虽然肯定不如再提前就安排来得划算,但怎么想也都觉得不贵。本来还想着只用九欧票旅行来着,但后来查了一下发现长途旅行靠德铁这感人的准点率实在是悬,慕尼黑到柏林以及汉堡到慕尼黑的票还是乖乖去订直达的 ICE 好了。

出门时总觉得似乎落了点什么,在去火车站的电车上才突然意识到原来不是没有来由的瞎担心,平时出门前就会顺手套上的手机壳这回一分心就忘掉了……当时就在想,这手机滑溜得跟泥鳅似的,恐怕不会囫囵着回来了。

星期一:柏林的老友

四年半没见,我都从英俊青年变成了胡子大叔,这俩人怎么完全没变样?谁说白种人不经老的?

并且他们这间公寓也太漂亮了吧!两个人都有收入果然就能承担得起更好的住处呢,我才不羡慕我才不羡慕我才不羡慕……倒是女主人当年在学生公寓里到处都有各种各样的小装饰点缀,如今的居家风格倒是大体上在走简约风格,颇让人有些意外。不过从过道里多边形动物轮廓的大衣钩到餐桌上不规则形状的餐盘,也还能从这些小细节里瞥见当年那个喜欢设计小物的小姑娘的影子。男主人的居家生活似乎是以各个品牌的啤酒为中心的,多少让我有种幻灭的感觉呢 ^_^;

当年得知他们生小宝宝的时候还想着下次回国买块玉琢的长命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送过去,也算是从东方国度来的稀罕小玩意,但无奈和眼看明年这个时候能回去就不错了,第一次见面时只带了几件德国玩具店里买来的幼儿小玩具。

小朋友一岁九个月大,刚见到我还有些怕生,躲在妈妈怀里偷瞄。看到这个陌生人碰了自己的玩具,也慌张地表示抗议。但也因为年纪尚小,不多时也就习惯了这个怪蜀黍了,晚饭时妈妈给他拿了各种莓果给他吃,他竟然愿意分给我,自己的爸爸要反而不给了。随便逗一逗他,也都能把他逗得乐不可支。临睡前妈妈给他换尿布,还非要让爸爸跟这个新来的叔叔都过来观摩——一开始妈妈还在纳闷这孩子是想要什么,听小朋友重复了几遍才反应过来是在点我的名叫我过去 XD

第二天早餐过后,妈妈留在家里收拾餐桌,爸爸送小朋友去托儿所,我去火车站,大家就此道别。因为天津大哥八月份会从美国过来出差,那个人便提议说他去问问我们的老大哥能不能也从伦敦过来一趟,到时候再小聚一下。所以又要给小朋友买礼物了呢,写这篇日志的当下就已经买了两件优衣库和乐高联名的幼儿T恤就是了

火车开出柏林的时候,我望着窗外,心里多少带着几分醋意地想着,这个小家伙,爸爸跟他说俄语,妈妈跟他说希腊语,托儿所是纯德语环境,爸妈之间交流又主要是英语,这是四种语言 C1 以上水平保底了啊,这世界哪里有什么公平可言。

星期二:罗斯托克的海风

罗斯托克并不直接靠海,但 S-Bahn 小半个小时就能到达自己辖区内的沿海小镇了。

至于市区教堂里那个五六百年历史的天文钟什么的,都是决心去那里看一眼 Ostsee 之后才挖出来的消息了。

而罗斯托克本身也没有很大,感觉和萨尔布吕肯相若。嗯,好吧,可能稍微大一点。但也是小半天就能把市区值得一看的地方看一遍了的程度。

正好旅店两点才能 check in,就在那之前把市区逛了一遭,还顺路去早就已经找好的一家评价很好的小店去吃了鱼。可能是来德以来第一家结账的时候拒绝收小费的店吧,感觉很妙。

刚到小镇 Warnemünde 的时候天气还算不错,但在花了两块钱爬上对外开放的灯塔上之后,平日颇喜爱大风的我,也不知是因为没戴套滑如泥鳅的手机的缘故还是怎样,警队塔顶的强风感到了深深的恐惧。仿佛这风随时都能把紧攥在手里的手机、乃至我整个人都直接从高塔上刮下去似的。只不过因为景色实在太好,也没有赶紧下去就是了。

从塔上下来,一路往观景栈桥走的时候,风起云涌,天色暗了下来。还没到观景台,已有雨点洒落下来。本在观景台上的旅客纷纷往回走,只有我一人独享那台子,以及从西边刮来的烈风,稀稀落落地坠下的雨点,铁灰的云,暗绿的海,以及北边海平线上朦胧的船影。

从地图上看,德国和丹麦之间这道海峡,细幼到几乎称得上可爱;然而身在海岸边,只一层乌云、几阵阴风,就足以让人对这片兴许也掀不起多大风浪的海水多生出几分敬畏了。

从栈桥回到海岸边上,西边的云层已经渐渐破散开了,一丝闪烁的阳光洒在远处的海面上。沿着沙滩走了一段,时不时停下来,让冲刷上来的海水掏走脚下的沙。

星期三:维斯马的小桥,什未林的城堡

本想着在维斯马的港口还能再多看看海,却不想那码头就只是个工业风十足的码头而已,没办法像知名海滨度假区一样打着赤脚在沙滩上走——哪有什么沙滩。倒是能在丝毫算不上清澈的水里看到漂浮的水母,水边的海鸥也毫不怕生地让人拍照。另外码头那边一家不起眼的买 Fischbrötchen 的小店,我刚十二点过去的时候就已经要排队了。鱼肉都是从柜台上摆着卖的熏鱼上直接拆下来的,挑了两种不一样的鱼,都让人口舌生津心花怒放立地成佛呜呼哀哉……嗯,总之就是好吃得不、得、了。还以为前一天晚上在罗斯托克吃到的就够美味了,没想到天外有天。满心觉得跑到德国北部沿海地区就是要吃鱼吃到痛快,果然是明智的决定。

话说我这么一个爱吃鱼的人,怎么在山沟沟里住着……是不是要考虑一下搬家?(慕尼黑表示你说谁是山沟沟

又话说维斯马好歹是整个老城都被划在世界文化遗产里的古董城市,怎么这里光在说水母海鸥和熏鱼?也不是没注意到它的独特之处啦,虽然算上罗斯托克和汉堡,这三座汉莎城都有着似乎比例高于其他德国老城市的红砖建筑,整体外观又有些阿姆斯特丹那些小楼的风格,但总体来说,老城看多了也就似乎没那么多兴趣了?倒是一座小桥的桥头四角上都有形态各异的小猪铜雕,我在给它们拍照的时候路过一个当地的阿姨,主动提议说可以帮我和它们合影。也就有了整趟旅途中唯一的几张全身照。

虽说是没前些年那么热衷于看德国各地的老城市老建筑了,但当天下午还是去什未林看了什未林城堡。毕竟湖中城堡什么的听起来就很美好不是嘛,并且反正就在去汉堡的路上。

虽然这座城堡有时候会被拿来和南边山里的新天鹅堡相提并论,但以我个人的观感来说,这座城堡在几个方面甚至比新天鹅堡更胜一筹:依水而建,本就比傍山靠石多了些画意;周遭又围绕着精致缤纷的花园,乔木高耸蓊郁,灌木修剪得整齐,各色花卉争艳,其间还点缀着各式雕像和喷泉。半山腰上的新天鹅堡,就没有这种奢侈的待遇了。只是城堡整体的颜色, 私心还是觉得新天鹅堡更漂亮一些。谁知道呢,可能冬天冰封湖面、雪后天地之间一片白的时候,这暖黄色反而会比白色调更显眼吧。

星期四、星期五:汉堡的小人物

离了什未林,旅程的最后一站是汉堡。很久之前就想见识一下的城市。

因为旅馆就在红灯区,所以算是一出火车站便直奔声色犬马之地。也就导致了当天晚上在码头一带吃过了晚饭看过了夜景准备回旅馆的时候拐错了一个弯,就马上被流莺搭话了。先是见我肩上背着相机,告诉我这一带不要拍照,我一时间甚至都没反应过来,还以为只是当地人在好心提示呢。但之后便开始推销自己的业务了,项目价格时间哗啦啦就都说了出来,被我婉拒之后还聊天一样问我接下来要去做什么,我也就老实回答说我正要回旅馆睡觉呢,她就说玩乐之后岂不是会睡得更好。真是个头脑机灵的姑娘,加上面貌姣好,妆容虽浓但不媚俗(所以我才在被搭话的第一时间接话了,没意识到她是拉客的人),按理说应该很容易就能拉到客户吧。可惜这次盯上的是没可能成功的目标。道别时这姑娘还不忘最后再努力一把,说你要是改了主意,可以回来找我。不出两分钟,我的确就又拐回去了——越走越觉得不对劲,查地图才发现走错路了。

嘛,也算是继当年在阿姆斯特丹莫名其妙被舞女一段 lap dance 之后要走了十块钱之后,又一段可以拿来当笑话讲的红灯区趣事了吧。

在汉堡的第二夜,主要是在微缩景观世界度过的。虽说是世界最大的铁路模型展览,但我的注意力几乎都在铁路之外的那些缩微景观里的小人物身上。形形色色的村镇和城市,大大小小的节庆,有人在阳台上晒太阳,有人在花田里幽会,有人在忙着捡提款机里喷出来的钞票,有人在野外调查一起命案。两三公分高的小人儿,惟妙惟肖地在既写真又梦幻的场景里演绎着各自的剧情。展区里的灯光暗下来,小人国的夜幕降临,城市和乡村里就点起了点点灯火,或繁华,或温馨。一个展区一角有一个标着烟火的按钮,按下去,夜空中就真的绽放起了五彩的烟火。

不愧是全德国最受欢迎的景点。如若以后再来汉堡,一定会再来,哪怕只是为了看看正在建造中的极地和热带雨林区域完工之后会藏着怎样的小惊喜。

在这个微缩世界一直待到午夜关门,回到旅馆已经快到一点。却又再次出门,去了附近还开着的一间酒吧。那天只卖 long drinks 和 shots,就先后点了两杯,像是在看微缩世界里的小小模型一样,看着年轻的男孩女孩把小茶桌挪到一边之后相拥起舞;看着一个人临走之前给自己、朋友们和两个酒保点了一杯 shot,众人欢呼;看着一个阿姨和年轻的酒保热火朝天地聊了一会,显然熟识已久了;看着几个警察进来问了一个小伙子好一阵问题,酒保们没事一样地聊天调酒,其他顾客们没事一样地喝酒聊天。一个年轻姑娘准备抽烟的时候问坐在旁边的我要不要也来一根,我谢过,拒绝了。

只是一个工作日的下半夜,也没有什么特殊活动,顾客虽然不少但也算不上很多,彼此之间都认识的感觉让我多少瞥见了这间充斥着粉红色灯光、彩虹旗和各种大尺度以及大耻度标语的酒吧朴实柔软的内在:无论外表再怎么 over the top,再怎么给自己贴着一堆标签,归根结底,也还只是一个当地的朋友们深夜聚会时会去的社区酒吧而已吧。这不是挺好的么?

至于两个白天,多少算是标准的观光客行程吧。偶然发现的一个小小的观景处是轮渡 Dockland 站旁边的一栋船形的办公楼,对外开放的室外阶梯直通楼顶的天台,在那里看去,河对岸是汉堡港,沿着河道往东看去正对着视野的就是易北爱乐厅,大大小小的船只穿梭在河道上,也都尽收眼底。只是坐轮渡玩来着,没想到歪打误撞到了个好去处。

另外,Matjesfilet 要想好吃,果然还是得配上合适的酱以及足量的洋葱。(所以果然这几天天天都在吃鱼

在汉堡待了差不多两整天,感觉有些微妙:一方面觉得刚好把好看的地方不紧不慢地看一遍,一方面又觉得再多逗留一段时间也未尝不可。哪怕只是坐在码头边听船号也好。

来日再见吧。只不过下次再来,铁定要提早订住处了 XD

周五下午坐上了返程的火车,五个小时之后,就已经在这个国家另一端的家里了。手机还是完好的,亏它一路都滑溜得跟泥鳅似的。


六月 6 号到 10 号的这次旅行,回来才写了几句开头就放下了,硬是拖到了七月中旬才补完。还有四月份的搬家记要补呢。今年博客破天荒地荒废了这么久,是该重新拾掇起来了吧!(戳脑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