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诱惑

一转眼的工夫,七月就终于要熬到头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时间感的叠加态,只愿下个月会改善一些。

大概率也的确会改善一些吧,毕竟刚入职的日子总是最难的。前半个月的压力真是好多年都没有那么大过,每天都一边害怕因为什么都不会被炒掉,一边又盼着干脆被炒掉算了。虽然现在也还是几乎什么都不会,但已经逐渐不再每天都濒临崩溃了。

因为公司的主要办公室在萨尔州,当初在看那些横看竖看都看不懂的文档看到绝望决定开个小差歇一歇的时候,去看了几次萨尔的租房和买房市场。后来在电话里跟老娘说,如果回 Saarbrücken 的话,最近几年就能付得起一所两三居室不算太小但总体情况一般的公寓的推荐首付了,之后就算只是十年期的贷款每月也只要千来块钱就行,但总还是觉得那些贵上一大截的公寓更吸引人。她说她可以打给我多少多少,我说三十了还管家里要钱,自己把自己笑话死算了。还跟她说,说起来也有意思,自从身份证上的年龄满了三十,就开始想一些前几年根本不愿去想的事,也觉得买房总比租房划算,也觉得自己一个人生活确实太辛苦了什么的。我妈当然表示这些观点都有道理,说就是得赶紧找个伴,不然一直自己过的话——按她的原话,“一霎儿就老毁了”。真是给了个让人心情愉悦的念头呢,亲娘无误。

一边在纠结自己的工作,一边在烦恼包括房子对象驾驶证在内的种种生活长期规划问题,再加上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回家并且按现在的形势完全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去,最近这半个多月以来竟时不时地在想,是不是直接回国也不算太坏的一个选项。

一方面,这么多年来的坚持就这么丢掉,自己恐怕会不甘心;另一方面,一直这么漂着,最终又能怎样呢?

不过话说回来,且不论自己实际上还是更不想搬回去,即便是真心实意地想回国,如今也怕是嫌晚了吧。性格和价值观什么的都恐怕难以融入国内的环境,那些贵得不可理喻的住房也不可能只靠自己挣。和国内的朋友们也已经渐渐没了联系,最挂在心上的就只剩下一些亲人而已。

应该是三天前吧。梦到自己去奶奶家看看的计划被耽搁了一天,结果在出门之前收到了奶奶刚刚过世了的消息。从剜心的悲伤中醒来,半醒不醒之时迷迷糊糊地想,还好是梦,还好自己在家,随时都能回老家看看。却在几秒钟后就反应过来了,是在家里不错,但我这个家和奶奶家的距离,可是就连日头都要走上七个小时呢。上周末还和奶奶视频通话来着,老太太身体明明还算硬朗,但这个让人恼的破梦硬是让我整个早上都心神不宁的。

更出乎意料的是接下来的两天,又接连梦到了已有几年没见的亲人。一个是虽然不是本家但非常亲近的大姨家的弟弟,另一个是表侄。

只不过,和我妹年纪相仿的这个弟弟,在梦里还是那个刚上小学的小孩;表侄也只是十几岁的少年,而他今年都已经结婚了。

的确是已经离家太久了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