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的期限

三星给的下一轮预算只到七月底,虽然只要不出什么大娄子的话应该还会一秒一秒 续下去。但至少现在的这轮合同续期只会续到七月底。

三千,两千,三千,一轮一轮地谈,年薪一点一点地涨。最后今天直接跟整个项目的总 boss 坐对面交锋,最后以年薪比今年高一万作结。总算是从现在的低薪爬到了正常范围里。

虽然结果还可以,但整个过程里人事部的种种作为已经让我们大伙清楚地看到,我们在他们眼里不过是泥巴是草芥,不值钱的。今天和这个公司高层对阵时,这个印度人声称这就是生意场,大概在那个国家,这种死命压价的抠门和爱谁谁的跋扈才是常态吧。只是有工作经验的同事说,他们在欧洲还没见过这样的。如果三星执意把这个直接服务于他们的团队放在这家子公司手里,至少我是不愿久留。每几个月就要和这个变着花样贬我们的团体打交道,还不够闹心的呢。

本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毕竟算是达到了我的心理预期水准,然而正是他们,总是他们,要剥夺了我去办公室的动力。

如今我们公司似乎终于意识到和一个爱玩避税的薪资公司合作似乎不太妥当,想要把当初推给他们负责的那些人强行拉回来签直接雇佣合同,却又抠门到舍不得维持这些人的实际收入;这些人辛辛苦苦工作大半年,换来的却是来年收入大跳水,这换谁愿意?单说 S 一个,由于我们组长不给我们添乱就算我们烧了高香,我们这项目的老大如今有什么事都更愿意找他商量,毕竟他精于分析善于管理,消息灵通又会和大伙打交道,还有一个志愿给他当 Martha Jones 的小跟班——拿的是还在普通员工范围内的工资,操的已经几乎是领队的心。倒头来得到的是怎样的奖励呢?明年每月少拿一千多。

这个印度来的 boss 在这里呆两天,堪称现实版的 Pokemon Go 特别团体战头目。S 去和他谈,结果不理想。好一块粪坑里的石头,连我们的项目经理(a.k.a. 项目老大)亲自出马都没能让他点头。毕竟这只野生头目论起来是我们老大的老板,想怎么跳就怎么跳的,就敢说出给你开不出这么高的工资你不干我们还能找到别人这种话来。

就难怪伊觉得最后甚至不是收入问题,这家伙根本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给,谁他妈还要给他打工。照例是伊心平气和的风格,但恰恰是这份心平气和,给他“我不想干了”的抱怨增添了十足的分量。

我回冰岛或者丹麦的话很容易就能找到另一份工作;德国这边也已经有公司想挖我,但我不确定是不是想继续呆在德国;如果想的话,积蓄也能支持我去西班牙住上一段时间,那里物价不高。他不动声色地分析着。

我想打趣说你把你那两辆自行车卖掉就足够在西班牙住好多个月了呢,但终究没能说出口。

晚上又和他在 Messenger 上聊了一会,他几乎是去意已决了,收入会降的话。

工作只是工作,外面有的是,他说。

外面有不少工作,不假;但我们办公室不可能找到多少像你一样的人,我说。

他回了句 Awww。

我从没想过会和这间办公室里的任何人共事三五八九年,我知道不用等到明年年底,最熟悉的我们这些老一辈人就会各奔东西。只是如果我们大伙的冰熊,我的 the good-looking one 不在了的话,这未来的七个月,这第一份正式工作的最后七个月,这或许在慕尼黑甚至德国的最后七个月,将会是多么的冷清啊。

《合同的期限》上有1条评论

  1. 今天伊又和 boss 过了一遍招,通关进入下一轮了。一边为伊高兴,一边却又有些失望。自知失望的便是我的理性一面:既然没有未来,便不如趁早告别,从此相念不相闻。

4585_5360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