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苏黎世之旅

被胸前背后一大一小两个背包夹在中间,一手睡袋、一手开着地图的手机,在稀稀落落的雨点中找到小姑娘的住址时,她和老大哥正好拎着超市购物袋在开门。默契程度超过一百分!

就这样,我们仨在 12 月 20 号傍晚,又聚起来了。

既然是坐客车过来这个贵松松的国家,自然要夹带一些吃的了。家里的水果都塞进包里,两棵油菜等回来估计要烂了也带上,两盒意大利面应该不算多,路上在去 Lidl 买一条面包。

出发那天的上午在信箱里发现了一张亚马逊的折扣券,试用 Prime Now 买超过六十块的东西减二十五。当机立断,马上下单心心念念好久奈何死活不打折的荧光黄 Joy-Con。果真是从下单到收货不用两小时,虽然也是坐立难安的几乎两小时就是了。所以游戏机也连本体带底座打包带走,晚上无聊就不用再玩 Google Assistant 的答题游戏了。

天公不作美,三人聚齐之后刚去圣诞市场,雨就哗哗地浇了下来。接下来的三整天里,也没见到多少阳光。

在圣诞市场方面,苏黎世和慕尼黑类似,市区分布着好几个。只不过在一天半的时间里看了几处,包括歌剧院前最大的那个,还是难免在心里小小地骄傲一下:果然还是慕尼黑的更好逛。当然,如果是 Fondue 爱好者,瑞士的圣诞市场当然是更胜一筹;我自己是不喜欢那像是臭袜子又像油炸臭豆腐的气味啦。热红酒竟然普遍拿一次性纸杯或塑料杯盛装,别说毫无节庆气氛了,你们银行家们不用讲环保的么?当然也不是一无是处,虽然节庆气氛整体偏淡,但总体还算是比较热闹的,在一个摊位上买的蛋挞也非常好吃。

22 号去了圣加仑,见到了外部算是简朴、内部却充满超华美富丽的巴洛克装饰的圣加仑大教堂。只是玻璃窗意料之外地简朴,并没有繁复的彩色图案与堂皇的内饰相称;墙上的小天使浮雕们全都一副求死不得的表情,简直噩梦素材。下午去了历史民俗博物馆,出乎意料地有意思:不只是当地,还有世界各地的历史介绍和文物展出,在时间上也是横跨古今。并且还有很多非常特别的展品,当代艺术家匪夷所思的布景装置、南美洲的古代木乃伊什么的。(看到一根方柱的一角似乎嵌着一个磨砂展柜,好奇凑过去看,离得非常近了才猛然看到里边蜷坐着一具古代干尸这种事还是颇惊悚就是了——虽然很能体会到这种半隐藏式展柜的用意啦:那俩在我头皮发麻地告诉他们之前都根本没注意到。)从拼图、嗅味知物、赭石作画之类的活动处也可看出博物馆的全年龄段面向。作画处的墙上挂着几幅小访客的大作,赭石和木炭的朴素色调用童稚的笔触涂在没有漂白的纸上,真真有种史前岩画的感觉。在里边逛了两个多小时,一致同意是一家独特有趣又能长见识的好馆。

又在苏黎世国立博物馆度过了另一个下午。这间博物馆的体量比前一天逛的那家大了三倍五倍也不止,倒是储物柜只能用两瑞士法郎的硬币当押金,让我们略费了些周章。国立博物馆不知馆藏丰富,甚至很多房间就是知名历史建筑的房间复制品,展品的陈列展示方式也相当先进:一些展柜的灯光昏暗,但会在有人接近的时候稍微调亮,好让访客更能看清展品和说明文字;几个远古建筑部件的展柜背景是投影动画,直观地展现了它们原本的位置之外,还揭示了直到出土的岁月里历经的水火风土的变迁;几面陈列品众多的展示墙都配有可以左右滑动的立式大型触控屏,实时地显示屏幕后边的展品的图像,点击放大就能看到细节和说明文字。哪怕是在看一些石器时代的器件,也能感受到当代科技对展览方式的积极辅助。展厅何其多,展品何其丰富,我们逛到闭馆,也没能好好看完展品,好几个展区只能匆匆赶过了,包括一整个探讨当代欧洲的移民问题的展区。

在苏黎世的真正重头戏,倒是 Google 办公室巡礼。一个正式员工,一个实习生,一个被员工和实习生领来的访客,我们仨可算是把 Google 苏黎世办公室的其中一座从里到外好好参观了一圈。不愧是员工福利出名的企业,真不是盖的!每层都有配合当层主题的休息室(每层楼都有各自的主题风格,诸如雨林、海洋、太空、扭腰市;海洋风那层的休息室直接是拿来睡觉的:唯一的光源来自一面墙上的一排水族馆,对面则摆了一排床);同样每层都有的厨房,显眼的地方摆着水果,不显眼的地方藏着巧克力和能量棒;按摩椅、推拿房、游戏厅也的确都是维护良好。我这一介伙夫,最感兴趣的当然还是餐厅了!虽然已经临近圣诞假期,但餐厅依然早中晚餐全数供应,花样也实在繁多,并且涵盖从普通到纯素的全范围。并且确如传闻,完全免费!吃好吃饱,再去对面的自家咖啡馆喝咖啡。连手冲都有提供!Google 的薪资水平其实不算很高,但光是吃喝全包这一点,其实就能给员工省下相当可观的一笔生活费用了。又听小姑娘说,进 Google 其实也没有难于上青天,面试虽然严格但结构条理清晰,连续半年每天针对性练习半小时的话肯定能进来。这种练习强度就已经是外星等级的了就是。

晚上基本就是在玩太鼓达人和 Untitled Goose Game。太鼓达人打到第二天胳膊都是疼的。

另外就是瑞士不属于欧盟手机漫游区。过去之前刚充了二十欧的话费,半天就给我扣没了。“欢迎来到瑞士”的资费介绍短信第二天中午才收到,简直想骂人。

23 晚上在一家日式拉面馆吃饭,陡然生出了怅然的感觉:一切都很有东亚的风格,一切又这么陌生。离我的故国那么近的那个国家,当地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呢?我的故乡的种种,在外人眼里会不会也是一样的陌生?而我,在亚欧大陆的彼端,究竟了解了多少真正本地的日常风土人情?像是一股乡愁,也像是浮萍无根般的漂泊感慨;至于到底是什么,大概只能强说是日式拉面的滋味了吧。

最后,老大哥说过,他的前女友曾经抱怨过他像是一本合着的书。然而,这次旅程中,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瞥见了这本书的一页内容。这个对自己的故事一直讳莫如深的男子大概没有想到,自己从未用过的修图应用 Snapseed,竟会给出如此程度的剧透。

发表评论